2014年9月天氣仍然沒有進入秋天該有的顏色,伴隨著燥熱的雨仍舊下著,這個時間,心理總期盼著涼爽趕快到來。中午,收起超商的透明雨傘,老闆「一份鍋貼」。坐在稱不上明亮,但也算乾淨的餐桌上,周圍的人們大口大口的把食物吃下,或許該說是糧食更適當一點,可能10分鐘後,已經記不得入口的味道。

高高架在牆上的,是仍然隨處可見的映像管電視機,10年以上的電視機的聲音依然能夠環繞住整個空間,搭配著民視記者的聲調,為人播送著才剛在ptt被爆料的「新聞」。主播:「正義油品的飼料油目前已經流通到下游,xxx、xxx通通都上榜……」,隨著畫面上是不斷重播的老舊工廠,一名工人正穿著純白色的吊嘎,帶著肚子,似乎正在整理些什麼的忙著。那是一個新聞腥喜望外的夏末,台灣最嚴重的黑心油事件才剛上檔,人人擔憂吃到劣質品,開始挑選哪些商品使用劣質油。老闆:「來,煎餃一份」。我看了一眼煎餃,拿起在鐵桶裡的筷子,不到10分鐘的時間已經吃完。

「食安問題一直是近10年來台灣非常重大的問題,每當問題爆發的當下,有些人帶著恐慌的談論著,有些人帶點悲觀的說明著,有些人則依然充滿酸度的嘲諷著。」台灣從美食王國,慢慢的充滿著令人擔心的食物。有時候想著,在這樣的環境中,能做什麼呢?

2014年12月,潮溼的台北,食安事件在這半年內越滾越烈,不僅是鄉民們的獵物,也是腥聞記者的收視保證。各種統計報告每週爆出,本週又有哪些有問題的食品,早已經讓人記不得。台灣應該會越來越多人自己料理,並且更在意飲食健康吧,我這樣想著。我拿出好不容易掉到的台灣年度清潔劑營業額報告,xx佔了台灣70%的市場。台灣應該會越來越在意健康的飲食,好的清潔劑的需求應該也有機會往上,且我們透過網路販售,更有機會透過包裝、文案、圖片,做出區隔來。

當時的我這麼想著…..

(實際上台灣的飲食方式並沒有改變)